首頁>首頁幻燈

為了那些不該被遺忘的花朵

時間:2019年10月1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周密
0

為了那些不該被遺忘的花朵

——現實題材兒童劇《那山有片粉色的云》即將亮相第十六屆中國戲劇節

兒童劇《那山有片粉色的云》劇照 祖忠人 攝

  由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打造的現實題材兒童劇《那山有片粉色的云》作為唯一一臺來自上海的兒童劇目,即將亮相第十六屆中國戲劇節的舞臺。《那山有片粉色的云》有一個溫暖的昵稱——“粉云”,她寄托了來自主創團隊的一個心愿,希望作品能如同這個名字般充滿愛和溫暖,借此來呼吁全社會對留守兒童的關注和對這一社會問題的思考。

  《那山有片粉色的云》講述了上海高中生趙綰兒與勇敢的彝族留守兒童阿魯及其小伙伴們在貴州山區不期而遇,從彼此陌生到打開心扉,互相親近的故事。據統計,中國約有6100萬留守兒童,尤其在偏遠山區,隨著成年勞動力流失嚴重,每一個遠走他鄉的打工者背后,或許都有一雙甚至許許多多雙戀戀不舍的眼睛,那是對親情的期盼和渴望。“愛與陪伴”是每一個孩子成長過程中最渴望的,但是往往迫于現實,這樣的詞匯卻成為留守兒童心底的創傷,那些遙遠陌生的山區留守兒童和城市的孩子一樣,都是祖國的花朵、民族的未來,他們不該被遺忘。“粉云”的故事就聚焦于彝族山區的這樣一群留守兒童,他們毫不避諱生活的苦難,他們敢說敢笑敢于擔當,大山不僅給了他們美麗的風景,更給了他們一顆勇敢的心。戲中的生活也許與城市小觀眾的距離很遠,但是,愛的神奇力量可以跨越任何距離,無論時間還是空間。

  為了使作品的舞臺呈現更富有時代和地域的氛圍,盡可能原汁原味地呈現彝族文化,主創團隊深入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深扎采風,捕捉靈感,用真情實感創作出打動人心的作品。編劇歐陽逸冰在創作時有意避免對苦難生活的直白描寫,而是把一群早已視艱苦為平常的孩子們自在天成的快樂呈現出來。“快樂是不分貧富的,觀眾能夠在歡笑中品嘗到他們生活的苦澀,令人在歡笑中嘗到苦澀,從而對他們挑起艱難的雙肩,對他們依然充滿希望的純潔心靈,產生深深的憐愛和尊重。”歐陽逸冰說。

  劇中粉色的云給人以溫暖的感覺,就像一股暖流注入人的心里。從劇名到舞臺,出現開滿粉色花朵的小樹,深粉色的鱗片云朵,粉色霞光和山巒景致,還有一只粉色的小豬,這一切都蘊含著陪伴的美好意義,那就是用一顆心溫暖另一顆心。導演張晶在初見劇本時,發現姐姐走丟后伴隨著阿魯成長的是一只“小豬”,這使她們獲得了一種美好——無憂無慮相互依偎的感覺。哪怕只是一只“小豬”,它的存在竟是那樣的不可替代。而這種溫暖,只是因為一只“小豬”的陪伴而產生。劇中的重要角色“花白點”小豬將以動物化的擬人化設置,溫暖陪伴在主角阿魯身邊。張晶說:“陪伴,是我們表達愛的方式。”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院長兼藝術總監、該劇總導演蔡金萍說:“我們希望用小小的戲劇,表達孩子對親情和陪伴的強烈渴求,同時,也使人們更加熱愛生活一點,珍惜身邊的‘伴’。”

  除了留守兒童本身的話題與故事,《那山有片粉色的云》同時架構起了城鄉之間互相審視的視角,將不同生活空間下孩子的命運聯系在一起,見證了少數民族留守兒童與上海城市孩子的心靈碰撞。劇評人徐健評價道:“劇中,以阿魯為代表的貴州大山深處的留守兒童與來自上海的趙綰兒從相遇到相知、從陌生到熟悉的過程是通過互相的觀察、互相的試探乃至一系列緊張時刻的考驗不斷完成的。對于彼此而言,對方都是陌生人,都是彼此內心世界的闖入者,城市孩子沒有居高臨下的傲慢姿態,留守兒童也沒有身處底層的自卑自閉,這種一反常規的敘事視角,為鄉村與城市孩子之間的對話搭建了一種平等的關系。”

  《那山有片粉色的云》的舞臺布景以溫暖和奇幻的視覺效果,營造出充滿彝族風情的地域特色以及反映人物內心獨特視角的環境。寫意流動的布景,移動景和升降景運用巧妙,結合燈光和多媒體的渲染,打造出移步換形的視覺效果。同時,劇中大量運用彝族山歌里月琴、口弦等古老音樂元素與打擊樂、管弦樂等流行音色融合,穿插上海方言童謠,表現出城市和山區少年從陌生隔閡到互相接受的過程,也突出了與少數民族融合相處的主題。新穎的舞臺表現形式讓小觀眾們仿佛經歷了一次奇幻的旅程,看到浪漫粉色的山巒景致,聽到含情脈脈的民族歌謠,感受到思念的苦澀與血脈相連的溫情。錦上添花的是,由馬蘭花少兒藝術團的小演員扮演的彝族小伙伴們生動可愛,擺脫了大人演兒童劇的慣例,使整臺劇更加有親和力。

  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作為宋慶齡一手創辦的全國第一家兒童藝術院團,堅持把最寶貴的東西給予兒童,此次創作兒童劇《那山有片粉色的云》便是一次愛的延伸。理解,是心的認同;感知,是心的相通,這個有關“愛和溫暖”的故事,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折射著有溫度的人文關懷,凝結著主創和院團身上特有的使命感和責任感。“一代代兒藝人努力踐行著宋慶齡的創院宗旨,把最寶貴的東西給予孩子們。”蔡金萍說,“希望這樣一部特別的兒童劇作品,能讓那些不該被遺忘的花朵走進更多人的視線,也給進劇場看戲的每一個人——不論民族,不論地區,不論年齡,都帶來一絲溫暖、一抹粉色。”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
欢东斗地主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