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芳:《青春之歌》,把所有的美好編織進同一個旋律

  聽友們,大家好。我是一名老演員,我叫謝芳。

  1959年,新中國成立10周年;那年,電影《青春之歌》上映,我在其中飾演一位從五四運動中,成長起來的進步知識分子——林道靜。

  一轉眼,一個甲子過去了,很高興,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之際,我能在這個追經典的活動中,再和大家一起重溫這部時代經典《青春之歌》。

  說起《青春之歌》,首先要提的就是她的文學原著作者,楊沫先生。

  楊沫先生1936年入黨,早期曾做過很多革命宣傳工作。

  新中國成立之后,她一度身染重病,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就在那段日子里,她突然感到,被一種說不出的創作欲望推動著,每日每時都想寫——用先生的原話說,就像“一個快要臨盆的大肚婦女”。

  就在這樣一種“不寫不行”的狀態下,楊沫先生開始創作這部有些自傳性質的小說。這期間,她的身體一直很差,有幾個月,幾乎只能躺在床上寫。但她卻在日記中寫道:“干脆來個燈盡油干,盡所有力量寫出那長篇小說來,然后死就死了”。

  這部幾乎被當做生命絕筆來寫的作品,就是后來的《青春之歌》。

  1958年,《青春之歌》一問世,立刻成為當年的暢銷書。一年內,圖書銷量突破130萬。后來,《青春之歌》還被翻譯為英、法、德等18國文字。1960年,日文版《青春之歌》出版,五年內,連續12次重印。

  1959年,由楊沫任編劇、崔嵬和陳懷皚同志任導演的電影《青春之歌》上映。那個時候,正值困難時期,好多人連飯都吃不飽,卻寧愿餓著肚子,排著長隊買票看。

  北京各家影院場場爆滿,很多24小時連續放映。

  或許,你很好奇。《青春之歌》到底講的什么?怎么這么好看?請給我點時間,讓我帶領大家,重溫一遍這個故事——

  林道靜是一個追求自由獨立的知識女性,她的后母卻要把她送給權貴當夫人。于是,她逃離了她出生的地主家庭,在走投無路時,遇上了在正在北大讀國文系的余永澤。

  余永澤救了她,成為她的“詩人和騎士”,也成為了她的愛人。

  但余永澤在國家危亡之際,想的仍是今后如何做一個書齋里的教授,把林道靜打扮成漂漂亮亮、順服乖巧的教授夫人。

  林道靜和余永澤最終因觀念分歧,走向決裂。林道靜再次出走。

  在這期間,林道靜遇上了余永澤的同學盧嘉川。在五四運動的洪流中,盧嘉川一席藍色長衫,站在臺上演講。在運動遇上挫折、大家忍不住唱起悲歌時,盧嘉川又鼓舞同學們,不要氣餒,堅持下去。

  那個時候,林道靜曾問余永澤:“我斗爭過、也反抗過,可我還是沒有出路”。盧嘉川告訴她,只有“把你個人的命運和大眾的命運聯系在一起,才有出路。到那個時候,你已不是小林,而是巨大的森林”。

  后來,林道靜看了盧嘉川推薦她的革命小說,也要求加入革命。盧嘉川問他:“你是為了受壓迫的勞苦大眾,還是為了逃避你自己平凡的生活,成為一個了不起的英雄?”

  林道靜被問得無言以對,但從此,成為一名為勞苦大眾奮斗的合格黨員,就成了林道靜最大的心愿。

  再后來,盧嘉川在北平被鋪,壯烈犧牲。林道靜也受到迫害,被組織送到農村避難。在那里,林道靜遇上了共產黨員江華,江華和盧嘉川很不同,他更沉穩,還經常穿著坎肩和農民混在一起。

  林道靜受不了在農村無所事事,迫切地向江華要求,回到北平,回到同志中去。

  江華卻告訴她,不妨了解一下農村;在哪里,其實都可以工作。林道靜于是沉下心來,了解了農民的苦難,也逐漸明白了江華的話:中國革命的基本問題,是農民問題。

  經過各種復雜斗爭,林道靜變得更加成熟、穩重,直到有一天,江華告訴她,小林,你實現了心愿,在黨旗下,林道靜鄭重宣示,加入中國共產黨。

  林道靜和江華也在革命斗爭中,產生了新的愛情。

  聽友們,你肯定已經聽出來了。這是一個知識分子走上革命的紅色故事,是一個熱血青年和她的時代一起進步的成長故事;也包含著一個女性在追求人生理想中找到真正愛情的故事。

  我想,在那個時代,《青春之歌》最獨特的魅力就在于這種豐富。這種豐富,讓林道靜走上革命的過程更有人情味和說服力,也讓她的情感故事,更具理想的感召力。

  記得周總理在一次觀影后曾這么評價:“很真實,當年我們就是這么走上革命道路的呀”。

  1963年,當時的日本共產黨主席還親自在報紙上撰文,號召大家閱讀《青春之歌》,他說:“林道靜的道路就是日本青年應該走的道路”。 很多日本青年看完《青春之歌》后,紛紛要求加入了日本共產黨。

  這種感染力是什么樣的呢?我來給大家讀一段《青春之歌》的原文,是盧嘉川在犧牲前,給林道靜寫的一封絕筆信——

  如果你能夠看到我這幾張字紙,我相信你已經是我的好同志了。幾年來雖然在黑暗的監獄中,可是我常常盼望你能夠成為人類最先進的階級的戰士,成為我的同志,成為我們革命事業的繼承者。……同志,親愛的小林……現在,我等著最后的日子,心中已然別無牽掛。因為為共產主義事業、為祖國和人類的和平幸福去死,這是我最光榮的一天。當你看見我這封信的時候,也許我早已經喪身在雨花臺上了。但是我一想到還有我們無數的、像雨后春筍一樣的革命同志前仆后繼地戰斗著;想到你也是其中的一個,而最后的勝利終歸是屬于我們的時候,我驕傲、歡喜,我是幸福的

  ……可惜我們已經不能再在一起工作了。在這最后的時刻,我很想把我的心情告訴你。不,還是不要說它的好……只可惜、可恨劊子手們奪去了我們的幸福,奪去了多少親人們的幸福。小林,更加努力地前進吧!更加奮發地鍛煉自己吧!更加勇敢地為我們報仇吧!永遠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不息吧!

  你的忠實的朋友熱烈地為你祝福……

  我想,聽完這封信,你一定會有些感觸。我們今天嘴里稱呼的“同志”,是一種多么崇高和珍貴的稱號,又有著怎樣沉甸甸的分量。而我們都會經歷的那種情感,在那個時代,在“我的同志”的深沉惦記中,在“你的忠實的朋友的熱烈祝福”中,又有著怎樣一種含蓄卻動人的表達。

  但我想,更讓我們感觸的是,在無數個“林道靜”、“盧嘉川”和“江華”的青春里,他們愛什么、信什么;為了所愛所信,選擇了什么經歷了什么,因此又承擔了什么成長為什么;最終,人的成長又推動著他的時代,向怎樣美好的愿景一點點靠近,所有的這些問題,是如何在這樣的“青春之歌”中一以貫之,又立場鮮明地底貫穿到底的!

  我想,《青春之歌》最大的感染力,就在這里——愛情、理想、信仰、奮斗,她將我們人生中那些最珍貴和美好的東西編織在同一個旋律中;并且相信,這個旋律,能通向未來我們的樣子,更能通向未來我們為之奮斗的那個時代的樣子。

  不錯,這在林道靜的時代,是加入革命,和她忠實的朋友、親密的同志一起,為勞苦大眾流血、犧牲。但我想,在不同時代,青春之歌,都有著她不同的吟唱方式,都有綻放絢麗、融入時代、創造歷史的方式。

  你說對嗎?

  一百年來,青春之歌,回聲不斷。一百年后,青春之歌,更加嘹亮。

  最后,作為一個被《青春之歌》影響了一生的老演員,讓我作為你忠實的朋友,熱烈地祝福你,期待著你的青春之歌,在今天這樣一個大時代里,同樣精彩絕倫的旋律。

欢东斗地主手机版